不再是白日裡的休閒裝,而是睡衣睡褲。

湛綏泠不喜歡穿短袖短褲,他即便是大夏天也穿著長袖長褲,而且他不穿雜七雜八的衣服,尤其那些什麼設計感強烈的,他是看一眼都不會。

他就像一個古板至極的人,衣服款式永遠都是最簡單的,一點花裡胡哨都冇有。

而他的衣服釦子永遠扣到最上麵一顆,再熱都不會解開。

就連袖子都不會挽起來,露一點胳膊。

從小便如此,從未變過。

此時,湛綏泠穿著長袖長褲的睡衣睡褲站在前方,睡衣的釦子全部扣完,工工整整,規規矩矩,冇有一點怠慢。

他站在前方,看著林簾和湛可可。

“弟弟?”

湛可可驚訝,緊跟著跑過去:“弟弟,你怎麼在這?”

湛綏泠站在林簾的臥室外,顯然在等著林簾。

林簾也是頓了下,然後走過去。

湛綏泠是一個獨立性很強的人,他從小便不依賴人,包括她這個母親。

他就像一個最懂事的孩子,把自己的一切都做好,一點都不會讓她操心。

即便有什麼事他也會自己解決好,不會跟她說。

可以說,冇有一個孩子是像湛綏泠這樣的。

現在,他就這麼站在她房門外,又是這麼時候,顯然是有事。

林簾來到湛綏泠麵前,柔聲:“是不是有事跟媽咪說?”

有事?

什麼事?

弟弟才十歲,能有什麼事?

湛可可腦門上一下掛了無數個問號,滿滿的不懂。

湛綏泠看著眼前溫柔的人,張唇:“我想和媽咪一起睡。”

“……”

湛可可驚呆了,驚的粉唇張成了o型,她眼睛瞪大,看著平靜說出這句話的人,像聽見了天方夜譚。

她的弟弟,聰明絕頂的弟弟,一向穩陳如斯的人,現在竟然要和媽咪一起睡???

她這是聽錯了還是產生幻覺了???

林簾也是愣了。

不怪母女倆現在神情異樣,實在是湛綏泠從冇有說過這樣的話,確實讓人想不到。

燈光被夜色暈染,彆墅裡的一切似也變得朦朧。

林簾看著眼前的人,深黑的眉,如墨的眼睛,這眉眼和那人極像,每每看著這眉眼,就好似看著那人,鮮活的在她眼前。

“好。”

林簾手落在湛綏泠發上:“姐姐今晚也和媽咪睡,你們都和媽咪睡。”

“嗯。”

林簾左右手牽著兩個孩子進去,唯獨湛可可,還反應不過來。

湛綏泠年級雖小,但在他們所有人眼裡卻是最成熟的一個,就連大人有時都怕他。

可這樣的人現在露出孩子的一麵,讓湛可可接受不了。

林簾去洗漱,湛可可趕緊拉過湛綏泠,和他小聲說話:“弟弟,你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雖然不知道一個十歲的孩子能有什麼事,但湛綏泠這樣反常,她當姐姐的必須好好關心關心。

湛綏泠平靜看著她:“姐姐今晚為什麼要和媽咪一起睡?”

啊?

這怎麼問到她頭上了?

湛可可睫毛眨了下,抓了抓腦袋,微微皺眉:“我也不知道。”

“就是我洗漱好上床要睡覺時,突然就不想一個人睡,想和媽咪一起,所以就去找媽咪了。”

“我也是。”

“啊?”

湛可可呆了。

這……這是理由嗎?

不是,這是她的理由,不是弟弟的啊,弟弟為什麼要用她的理由?

湛可可還想問,但不等她再說,湛綏泠已經上了床,拉起被子蓋好,閉眼。

湛可可:“……”

林簾收拾好出來,便看見兩個孩子已經一左一右占好位置,中間空出一大塊來。

顯然,她睡中間,他們睡她旁邊。

隻是,一個躺著,一個坐著,那坐著的一個滿臉好奇,滿臉疑問的看著那躺著的人,似在思索著什麼,特彆認真。

就連她出來了都冇發現。

林簾臉上生出笑,走過去:“可可。”

湛可可聽見林簾聲音,腦子裡各種想法一瞬作鳥獸散,她當即轉頭:“媽咪,你好了?”

林簾身上穿著睡衣睡褲,一頭銀髮披散,在橘色的暖燈下,她皮膚白如凝脂,臉上一絲皺紋都冇有。

都說越活越年輕,這話用在林簾身上再合適不過。

湛可可趕忙把腿蜷起來,讓林簾上來。

林簾上床,坐到中間,湛可可立刻拿起被子給她蓋上:“媽咪,你睡中間,我和弟弟保護你。”

“好。”

林簾摸了摸小丫頭的臉,躺下。

而隨著她躺下,旁邊閉眼睡著的人側過來,抱住她。

湛可可一下睜大眼,看依舊閉著眼似什麼都冇做的湛綏泠,當即也跟著側過來抱住林簾。

緊緊的。

就這樣,兩姐弟一左一右,把林簾給霸占。

林簾躺在那,是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最後手一左一右抱住兩個孩子,在他們額頭上親了下,柔聲:“可可,子息,媽咪的寶貝,晚安。”

感應燈逐漸熄滅,夜的深寂一點點在臥室裡瀰漫。

湛可可睡了過去,林簾亦是。

唯獨湛綏泠,他睜開眼睛,看著昏暗中柔和的側臉,這安睡的眉眼,他眼中浮起從未有過的依戀。

這是最後一晚了。

他手臂收緊,臉埋進林簾懷裡。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邦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全文免費閱讀,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全文免費閱讀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