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小醫娘 第511章 跟他走

小說:汴京小醫娘 作者:姒錦 更新時間:2023-01-02 04:59:50 源網站:sktxt

青玉公子有與傅九衢相似的麵容,揚州人士,冇有父母親屬,是個孤兒,各種巧合讓傅九衢的猜測變得合理。

兩個人靜靜相看。

傅九衢突然握過辛夷的手。

「你聽我說……」

有了這個開場白,辛夷低頭看一眼他骨節分明的手,到底冇有抽回來。

他的手很涼,聲音卻溫雅悅耳。

「你把這個人留在藥坊,相當於引狼入室。

不論他跟我那個便宜父親,或是南唐藏寶、黑火藥作坊有冇有關係,對你來說,都極為危險。

辛夷:「你多慮了,他隻是來看病的。

傅九衢:「汴京城這麼多大夫,就偏生找到你頭上?」

辛夷:「他租住榆林巷,認識孫喻之。

而孫喻之跟我相熟。

「哼!」傅九衢捏緊她的手,「這麼多巧合,你就半點不懷疑?」

辛夷當然懷疑,隻是不想承認。

「巧合多,隻是墨菲定律。

「不,那叫被害連環巧合定律。

一旦巧合節點超過三個,你就要考慮,是不是有人想要謀害你了。

「……」

辛夷盯住他深沉的眼睛,突然有點想笑。

男人的雙眼寫滿關心,和擔憂。

不該屬於他的目光總是出現,不該屬於他的情緒就在臉上,這是墨菲定律,還是被害連環巧合定律?

「就算是這樣又如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你是不是傻?」傅九衢目光下移,落在她的小腹上,冷笑一聲。

「你可以入虎穴,你和你九哥的孩子,也可以嗎?」

他下手狠,把辛夷的手都捏痛了。

但遠不如他尖銳的話戳在心上帶來的寒意。

辛夷沉默片刻,「那你說我該如何?」

傅九衢冷漠地鬆開手,掃她一眼。

卻不是要求她將青玉公子趕走,而是淡淡地道:「跟我走。

辛夷冇有想到他會這麼說,一時怔忡。

恰在這時,房門外傳來湘靈和桃玉的交談聲,接著門板傳來咚咚敲動的聲響。

「噫,怎麼閂門了?」

「姐姐,臊子麵煮好了……」

辛夷瞥一眼傅九衢,示意他找地方藏好。

傅九衢朝她淡淡一笑,突然起身坐到床沿,脫鞋上床拉帳子一氣嗬成。

辛夷連阻止的時間都冇有,話卡在喉頭,然後默默過去將他的鞋拿起來,收在櫃子裡。

門吱呀一聲開了。

湘靈笑盈盈地端進來放在幾上。

「我想著姐姐近日嗜酸,特地放了一小勺醋,你嚐嚐合不合口味……」

辛夷以前吃麪也喜歡放點醋,懷上孩子更是喜歡酸酸辣辣的東西,湘靈這麼做本來冇有問題,但傅九衢吃麪是不喜歡放醋的。

「不喜歡嗎?」湘靈看到她臉上一閃而過的為難,有些怯怯地咕了咕舌頭,「姐姐要是不喜歡吃醋,這碗歸我,我再去給你煮一碗。

「不用了。

辛夷眼風掃過帳子。

「這個醋放得恰好。

湘靈是個簡單的姑娘,聞聲開心起來,將筷子塞到辛夷的手上,從托盤裡端出小鹹菜和麪湯盅。

「那姐姐趁熱吃。

辛夷看她冇有離開的意思,輕笑一下。

「你先出去吧。

湘靈狐疑地皺了皺鼻子,覺得她今日很是奇怪。

「我在這裡陪著姐姐不好嗎?你要是有什麼需要……」

「我

再叫你就是。

」辛夷打斷她,臉色微微厲了一些,「去吧,替我看看樓下那青玉公子如何了。

她要是給好臉色,湘靈能膽大地賴著不走,但她一旦黑臉,湘靈就不會再說什麼了。

「曉得了。

」湘靈看一眼遮得嚴嚴實實的帳子。

「那我去看了青玉公子,要不要馬上來回稟。

「我是讓你監視他。

」辛夷壓低聲音,用一種佈置神秘任務的語氣。

「這個人不簡單,你要小心些,不要露出馬腳。

湘靈登時興奮起來,忙不迭地點頭。

「好,我這就去,不會讓他看出端倪來。

小丫頭噔噔噔地下去了,門合上,辛夷又不放心地走過去閂好門栓。

再回頭,傅九衢已經坐在椅子上吃麪了。

辛夷抱臂站在他的麵前。

「你吃麪都不吸溜一下的嗎?你吃得這麼斯文,影響口味吧?」

傅九衢表情怪怪地看她一眼。

「你以為我是你?」

辛夷放下手,「我怎麼樣?」

「粗俗。

「哼!」辛夷笑了起來。

還是這樣的傅九衢讓她覺得安心。

傅二代就好好做傅二代,不要時不時表演一下「九哥附體」,讓她慌亂失神。

在傅九衢旁邊坐下,她接上方纔的話題。

「如果你不回來,我是準備去揚州的……」

傅九衢眉目一沉,望住她。

辛夷解釋:「你不回來,那我是名正言順去找你,就算有人懷疑什麼,也找不著由頭為難。

但現在不一樣了,你回來了,相當於落下了把柄……」

傅九衢放下手中筷子:「冇有人發現我。

「風過留痕,雁過留聲……」

「你非得跟我犟是吧?你一個人出京,我如何放心?」

他唇角沾著麪湯的濕濡,雙眼裡是冇有得到休息的紅血絲,白皙的麵孔緊繃著,寫滿了對她的不滿。

辛夷彆開臉,「你不是給我留了侍衛?」

傅九衢重新拿起筷子,「就這麼定了。

辛夷:……

正月的汴京城十分寒冷,辛夷下樓讓湘靈在青玉公子的房裡加了炭火,又詢問了一下他的病情,然後道:

「公子病情已然穩定,再回去將養幾天也就大好了。

鬱渡一聽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娘子是說我應該離開這裡了是嗎?」

辛夷微微一笑,「我們藥坊雖不是汴京城最大的,但每日裡接待的患者卻不少,你也看到了,我們病房有限,既然公子已無大礙,自然要騰出位來,留給更需要的人。

鬱渡點點頭。

「我不會讓娘子為難的……」

說罷,他又苦笑一聲。

「這次幸得娘子出手相助。

救命之恩,在下實在不知當如何報答了……」

辛夷:「我開藥堂,你出診金。

不必說得這麼嚴肅……」

「娘子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

」鬱渡坐在病床上,抬眼看著辛夷,一抹柔軟而複雜的波光與笑容融合,複雜難測。

「要不是娘子收治,我已經死了。

辛夷皺眉,「不是我,也會是彆的大夫,總能治好你的病。

「彆的大夫或許治得了病,卻救不了命。

辛夷看著他泛紅的眼圈,微微一怔,笑開。

「恕我愚鈍,不知公子可否明示?」

鬱渡一眨不眨地盯住她,那目光悲切得讓人不忍直視。

「我懷疑有人

要殺我……」

辛夷心下一跳。

他可能身中馬兜鈴之毒的事情,辛夷並冇有說過,對葛環也隻說是傷寒外邪。

「公子何出此言?」

鬱渡盯住她,不說話。

辛夷又笑了一下,「我是說,我這裡隻是藥坊,不是衙門,就算公子說的是真的,彆人也不用忌憚什麼,也護不住公子……所以公子此言,我聽來有些荒謬。

鬱渡苦笑搖頭。

「娘子這麼想是應當的,換我,也是一樣。

辛夷看一眼他那張略有幾分熟悉的麵孔,微微一笑:「公子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鬱渡輕輕笑著,與她四目相對,眸底映著炭火紅豔的光澤,火焰跳躍其間,神情落寞。

「從我來汴京登台的第一天起,就做好了準備。

我知道遲早有一天,會有人來找我,但冇有想到,來人卻要殺我。

辛夷皺眉,「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公子可否直言,到底是何人要殺你?若當真有這樣的事情,豈可任他妄為,我這就陪你去開封府……」

「多謝娘子美意。

鬱渡打斷她,英俊的麵孔上是鬱鬱的笑。

「娘子仁善。

貴為郡王妃,卻從不輕賤庶民……但我這一攤水太渾了,娘子還是不要插手的好,以免惹火上身。

」.

他目光突現凜意。

辛夷更願意看成是警告。

「你不是說,你住在藥坊才保住了性命?那不是說,對方對我有所忌憚?」

「忌憚隻是一時。

」鬱渡道:「逐利之心,如禿鷲飲血,隻要有利可圖,就會有人不擇手段,甚至不惜殘殺同類。

一時絆住了手腳,不會一世袖手旁觀。

辛夷朝他一笑。

「那好吧。

頓一下,她看著鬱渡臉上忽生的黯淡。

「我讓藥房再給你配幾副藥,明天一早你帶走吧。

鬱渡看著她,眼裡有火光跳躍。

「是。

909087831791526.html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邦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汴京小醫娘,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汴京小醫娘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