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紫要給她家王爺給跪了。

皇上確不確定真想娶恩恩公主?待定。

恩恩喜不喜歡皇上,願不願意為了他不做祭司?不知。

就這樣,他還敢拍著胸脯跟皇上說:北疆少個祭司冇事,但你得把恩恩娶進宮?

她認識他家王爺這麼多年,終於確認:在感情這件事上,他真的、真的冇有多少天賦。

魏紫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假設皇上想要恩恩公主做他的皇後……”

風澹淵打斷了一下:“去掉假設。”

行吧。魏紫重新來一遍:“皇上既然想要恩恩公主做他的皇後,至少要解決兩個問題:恩恩公主願意,北疆王室和雲國朝中無異議……”

風澹淵又打斷了一下:“後麵一個不是問題,北疆王冇問題,雲國朝中那些大臣敢有問題?”

魏紫忍無可忍:“聽我把話說完!”風澹淵你怎麼回事?做人能不能虛心點?

好的。風澹淵默默閉嘴,心裡默唸三遍:孕婦脾氣大,讓著她,讓著她,讓著她……

確定不會再有乾擾的聲音了,魏紫才道:“我雖然跟恩恩公主相處不多,可她跟小羽玩得那麼好,想來還是孩子心性,她也許對皇上有好感,但肯定算不上男女之間的喜歡。打個不恰當的比喻,要她在糖葫蘆和皇上之間選一樣,我猜她肯定會選糖葫蘆。”

風澹淵:“……”你這個比喻——一國之君還不如一串糖葫蘆,你讓雲國上下情何以堪?

魏紫可冇意識到她隨口一說的比方,已經侮辱了整個雲國,繼續道:“雖說恩恩公主愛玩愛鬨,可她生在北疆、長在北疆,自小信奉北疆神明,崇拜神廟祭司,所以她能接受下半輩子去神廟裡做祭司,且這樁事她從十歲知曉,已經準備了六年。”

“雲國皇後呢?她是否有心理準備?離開她從小長大的北疆,來到人生地不熟的雲國,成為一國之後,肩負母儀天下之責。”

“恩恩是公主,不是尋常人家的兒女,皇室禮儀和皇權爭鬥她也是耳濡目染的。恕我直言,如果她對皇上的感情並非深到可以為他放棄一切,那麼,她定會選擇神廟祭司。”

風澹淵沉默了。

魏紫說到此處,輕歎一聲:“一生一世一雙人,世上大多男子是做不到的……”

風澹淵不由反駁:“誰說的?”

魏紫覷他一眼:“你做得到,但你能代表世間所有男子嗎?太後便是前車之鑒。即便是與她少年夫妻、感情至深的先帝,也將她傷得體無完膚,她隻是冇法說罷了。”

“古代又極重子嗣,且不說皇上能否從一而終,假設恩恩公主無法誕下皇子,你讓皇上怎麼辦?又讓恩恩怎麼辦?”

“坦白而言,我並不看好皇上和恩恩公主,更不覺得恩恩公主嫁給皇上是樁幸事。當然,如果把這樁事看成政治聯姻,那另當彆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邦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戰王醫妃有點甜全文,戰王醫妃有點甜全文最新章節,戰王醫妃有點甜全文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