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溟沉默許久,才道:“王妃的話,我記下了。”

又對風澹淵道:“一年為期,我會兌現我的承諾,也請王爺記得你我約定之事。”

風澹淵言簡意賅:“自然。”

“告辭。”

南溟走後,魏紫問風澹淵:“你覺得南溟後麵說的話,是真是假?我覺得應該是真的。”

風澹淵冷哼一聲:“男人的嘴,騙人的鬼。他真不真心,用聽的冇用,得看他怎麼做。”

魏紫意味深長道:“的確,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風澹淵一怔,糟糕,搬起石頭砸自己腳了!

“我不這樣。我是什麼樣的人,你最清楚了不是?”

“我其實也不是很清楚。”宸王妃起身。

宸王乖乖跟在身後表忠貞不二。

跟了一路,跟得魏紫哭笑不得:“逗你玩呢,你忙你的去。”

風澹淵如今情商不要太高,立刻回:“不忙。”

“真不忙?”

“真不忙。”

“好,那跟我來。”

魏紫開了庫房的門,指著幾大箱子金銀珠寶道:“本來是打算找澹寧賣了,既然你不忙,那便交給你處理吧。”

“這是你的嫁妝和聘禮,賣什麼?”風澹淵微微皺眉。

“幾間屋子的嫁妝和聘禮,我幾輩子都用不完,放著也是放著。這些日子我簡單整理了下,剛那幾箱子是能直接換錢的;這幾箱呢,都是古物,直接賣不劃算,看看有冇有拍賣行或是收藏渠道轉手出去;隔壁屋子放著不少綾羅綢緞,我也穿不過來,你想賣或者賞給屬下都行……”

風澹淵聽明白了意思:“你打算把這些賣了的錢都給我?”

魏紫點頭:“是啊,我又用不著。哦,你也不用擔心掏空宸王府的家底,後麵兩間屋子,一間放的是平日裡充場麵用得上的,還有一間是留給小羽的聘禮——”

魏紫的聲音戛然而止。

風澹淵一把將人摟進了懷裡,沉聲道:“這些都是你的,不賣也不送。”

魏紫拍了拍他的背,笑道:“嫁妝和聘禮是古代女子的底氣,可我不必用這些來撐。我有底氣自立,更有最大的底氣——”

她踮起腳尖,在他唇上輕輕點了下:“你。宸王妃,很威風的呢!”

風澹淵動容:“你我之間,什麼都可以是彼此共有,唯獨這些不成,你的就是你的。”

“那我送給你?”

風澹淵笑了:“我不收。花王妃的聘禮和嫁妝,本王以後還怎麼在那幫文官麵前抬起頭來?”

“你在乎?”

風澹淵認真點頭:“在乎。他們可以參我,但我不能讓抓住把柄。”

魏紫撲哧笑了一聲:“死要麵子。南溟雖然答應把金礦給你,可煉礦投入不小,大概他會把這攤子事直接轉手給你,人你有,可前期需要投入的錢怎麼辦?”

“找皇上要。”

“軍餉已經拖欠好幾個月了,糧草也不夠,你怎麼填這個窟窿?”

“宰幾頭肥羊。”

“邊疆人口失蹤是一回事,可那裡窮也是明明白白的,那是你的地盤,你既然接了手,自然不能繼續讓那裡一窮二白。扶貧之事,向來都是先投入、再產出,你的投入從何而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邦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戰王醫妃有點甜魏紫,戰王醫妃有點甜魏紫最新章節,戰王醫妃有點甜魏紫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